中国风水学上的三大悲哀

     前几天与志川先生闲聊,论到当今中国的风水文化,真可谓欣欣向荣,其间也包含了一些鱼龙混杂的笑料。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环境风水早也变成了一部份人用来生钱的工具,而真正的艺术修养家却少之又少。当然这也是社会发展的一种表态,有了物质基础才能说得上精神文化的发展,然而盗亦有道,就算以风水赚钱也需讲技术,断然不能因为学识浅薄而胡乱给别人看风水,否则会害了别人,虽钱财到手而于心却何安?

   今天不说风水学沦为生财工具的种种世态,本人独说中国风水学上的几大悲哀,以之谨醒世人。当然,本人并没有那种以风水来振国兴邦的大言论,却愿例举之而引起众人的谨提。

   第一悲哀:首都坐向的错误。作为风水学的发源国,我们为这门深遂的环境学说感到骄傲,风水文化的运用惠及了无数代的中华子民。同时风水学也被旧封建统治者所用,成为其宣扬其封建统治思想的工具,但这门文化不是什么思想理论,而是一门文化艺术的修养功课,若正遇得当则大吉,若妄加运用则反受其害,大则误国误民,旧故宫与天安门的风水就是如此。观北京之地,后承乾龙,前纳巽水,作为一国之都建府,应该坐乾宫以正承龙气,应该向巽宫以正纳前方新气,正所谓负阴抱阳得成正道也。而故宫之地却偏偏去做子山午向,究其原因乃是封建帝王的思想在作怪,就因为孟子一句“面南称孤” 而误立此向,实感悲哀!其害无穷,在龙运得旺得生之时尚还可以,但鼎盛也不能达其峰顶;若龙运受克受泄,则灾祸百出,危难不能自救也,因为其子午向不能正承龙气,无力御敌。详细请看拙作《环境学论北京故宫的坐向设汁错误》,《环境学论天安门坐向的不美》。

   第二悲哀:各地方首府的立向硬伤。写到这里本人暗自神泣,此乃风水误国、风水误民的实证。何以如此说?因各地方首府的公门立向,皆以子午卯酉四正向为主,这种不以实际山水为题材,妄立此四向,为官者自以为得权得煞,而置整体意识于不顾,谈何民主?谈何和谐?妄不悲乎!详细请看拙作《评中国古代公门立向的硬伤———官民不谐的根源》。

   第三悲哀:与妖为舞。到了科学如此发展的今天,居然还有做生期坟、乞星斗寿的怪事出现,我看这不是风水,而是妖术,但偏偏又拉风水学来垫背,悲乎?详细请看拙作《还给环境学一片洁净的艺术蓝天》。

   以上三点愿各读者谨醒之,更愿各同行方家细究之,做风水若合山水情理则后世子孙得宜,万幸哉!

              2011.12.16

作者: 气致中和

传播风水正能量,抵制邪学假风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