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风水学论美国首都———华盛顿

   写在前面的牢骚话:(1)中国是风水文化的发源地,我们的风水文化影响了世世代代的中国人,当然有影响就有好坏之分。好的影响就是环境的选择造就了历史上的无数豪杰,坏的更有数不清的国恨家仇,正所谓风水救人也害人。有的人就会说有真本领的风水师救世于人,而没真本领的风水师则误害世人,写到这里我只有摇头叹气,唉!!!各位试想,怎样才能算有真本领呢?又以什么作为衡量标准?(2)北京南京之地作为多朝国都之地,各朝各代的风水师们有口皆碑。在本人看来,两地虽寻得好龙脉却坐之不正位、向之不得正令,值旺运时不能旺其所谋,值衰克运时则灾祸百端,如此风水术如何能顶邦立国?我也只剩下叹气了,唉!!!(3)二百年前的美国人就不懂风水这玩意儿,但他们的设计师却根据环境学的配合运用,建造了华盛顿之地的美国首府,龙得正脉,向取得令(这正是本篇所要讲的内容),本人也只赞叹之,思之我们风水之国却不得如此设计,唉!!!(4)今看风水之发展形势,似乎比古时都潮流了些,今天有风水班讲座,明天有易研协会,真是热热闹闹。而学术上进展很难有望,无外乎你吹我捧、你贬我损之类的社会交际。我们的国家都有改革开放的潮流,若风水学继续只是掘古而不发新,如何还能在社会潮流中救助世人?不如都放弃了吧!唉!!!

   华盛顿这座城市的设计者是法国建筑师皮埃尔•查尔斯•朗方。朗方,1754年生于法国巴黎,是一个画家的儿子,自幼对建筑有浓厚兴趣,并长青丹青。得知要建立新首都的消息,35岁的朗方意气风发,于1789年9月致信昔日的总司令华盛顿,矢志请缨。华盛顿熟悉朗方,同意他的请求。为了规划好美国首都,朗方进行了认真的准备。他对当时威廉斯堡、安那普利斯、费城的城市规划,以及纽约的城市改造计划都作了深入的了解。国务卿杰弗逊则把自己从欧洲带回来的若干城市规划送给朗方参考。朗主的工作效率极高,短短几个月就完成了设计工作。到夏天,他提出了首都总体规则框架。这个框架是:在市区中心偏东的仁金斯山上建设国会大厦,国会前是宽阔的大草坪和林荫大道,在大草坪两侧设立博物馆和学术机构;首都的道路将以国会大厦为轴心向四面八方辐射,并规定市内建筑都不得高于国会大厦,以象片国会的权利高于一切。在市区将开辟13条斜向大街,以美国独立时的13州命名。朗方规划,在市中心建立总统官邸。官邸和国会之间要有一条最捷近的街道相连接,这就是今天华盛顿著名的宾夕法尼亚大街。朗方认定,这条大街应该宽160英尺(约49米)。总统官邸正北将延伸出一条大街,当时考虑命名为“执政大街”。后来,它成了今天将华盛顿西北区分为东西两半的第16街。朗方规划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确定了首都的建筑中轴线。这条中轴线从仁金斯山(也就是今天的国会山)向东西两边延伸,分别抵达西边的波托马克河和东边的安那科斯蒂阿河。事实上今天的国家大草坪就坐落在这条中轴线的西段。朗方规划气势宏传,表现出他对自己工作的深刻理解,以及对美国首都的无限希望。

   以下是本人对华盛顿的风水分析,当然二百年前的华盛顿设计,跟中国的风水学扯不上什么联系,本人只是以风水的观点去论述美国首都的设计得失。再看看别人的环境的艺术设计,直叫我辈自称风水之乡的先生们汗颜无地。本人不是崇洋媚外的人,但实事求是应该是一种美的品德。

   一、华盛顿的龙势。(1)大主脉:观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龙势,当由美国东部的阿巴拉契亚山脉出脉所结,阿巴拉契亚山脉在宾夕法尼亚州出脉,再从哈里斯堡分支而行,主脉过帕克维尔,再过塞克斯维尔,到鲍伊,再过瓦尔多夫,接加利福尼亚,连里奇,直抵切萨皮克湾而止,此为大主脉的行径。(2)小主脉即华盛顿的龙脉:大主脉行至塞克斯维尔地带又分支一股,行往哥伦比亚,过科尔斯维尔,过银泉,接塔科马公园,然后主脉再直抵华盛顿特区,直结国会山。(3)护砂:东护砂从大学公园市,至尤尼弗西蒂帕克,行至Arbor etum Recreation center, 后顺安那科斯蒂阿河而下。西护砂从切维蔡斯而行, 过Whitehaven park, 直下至波托马克河而顺行。

   二、华盛顿的水势。华盛顿的水龙形势在风水学上有些特别, 故单独列出一节以表之。华盛顿东边有安那科斯蒂阿河, 西有波托马克河, 两水在华盛顿的前方相交汇, 然后顺流直下而到切萨皮克湾, 再汇入大西洋。所以两河相交处形成了一个三叉水口, 正合风水学的“三叉水口必有真龙”, 所以华盛顿一地乃是山龙水龙相聚会的佳地, 气场力道十足。另外在西边的波托马克河之内侧, 白宫之外侧, 还是一条短促的水道, 就是华盛顿纪念碑前方的潮汐湖与华盛顿水道, 与那两条河共汇于前方。

   三、为何选择华盛顿为国都。当然, 选择华盛顿作为首都, 并不是因为环境风水, 而是当时的美国第一任总统,为了减少南北美地区之的分歧, 因为靠波托马克河比较居中才择地建都。此举虽然出自偶然, 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正是此偶然之挙而使天恩沐照, 始能成就近百年来世界第一强国, 始能成就世界第一富足的民众,天意乎?

   四、华盛顿的首府的地理位置。众位应该知道, 美国政治的中心枢纽区是美国国会, 而后才是总统府白宫, 国会是一国政治的纲, 而总统行驶权力是众民众之领。今看其国会大厦的位置, 其正处山龙正脉来结之仁金斯山(即国会山), 而且又是三叉水口正对上来的位, 实是天下笫一的得位妙局, 阴阳交泰山水得合。此国会大厦一地实是山水龙势得力, 真气十足的地位, 如此之位岂能不让国强民富乎?我们再看其国会大厦的坐向,三叉水口在南, 按照理论坐向应该坐北朝南, 但其国会大厦顺山势而建成坐东向西,为什么为呢? 因为西边还有总统府白宫, 纲领之意活跃于形势之上, 实是好配合也, 好设计也。再来看白宫的坐向, 因白宫处于龙脉的西边, 前方有潮汐湖, 按照风水之理应该正向潮汐湖, 但白宫却正背潮汐湖, 这应该是华盛顿首府设计里面唯一的缺陷。 这种在风水上称为“立倒向”, 因前方看不出去也。需注意的是这种“立倒向” 不能称为“倒骑龙” , 因正背三叉水口则也不可称为“反山反水”, 只是在推算龙运之时需要综合水龙来同论。

   五、华盛顿的风水格局———“烈火焠刀” 。一个国家的特性跟其本身的龙脉是分不开的,犹如人的生成之始先天就有种种不同的骨格与性格,虽后天的环境能促始其有某些改变,但其天性却是不可能永远潜藏的。今观华盛顿龙体的形状,其三叉水口形象闪烁升腾,犹如一团熊熊的火焰,此为坐前火星照耀。再看三叉水口內的那条短促的华盛顿水道,与整体的三叉水形构成了一个刀叉状,而波托马克河与华盛顿水道间的岛屿,就像一把锋利的的宝刀悬于腰前,这种称为白虎配刀于低处守卫,此为破军星的真实形象。这种破军金刀形又配火焰的熊熊燃烧之势,再又得真龙正气,天下只此一家,独一无二,故本人将此风水格局称为“烈火焠刀” 格 。

   六、“烈火焠刀” 格局对美国产生的影响和国家特性。(1)火焰燃烧为通明之象,说明美国的政治、经济、民生等程序运作比较透明,此乃美国人民的福祉,实托龙脉之福也。(2)火焰又主火灾、熊熊大火,此火非比寻常,此乃美国的惊天大火,当龙运之火星临三叉水口的时侯,或者山龙值衰的时侯,就会发生冲天大火。我所知道的第一场大火,乃于1814年8月24日,英国侵略军攻陷华盛顿,放火焚毁国会大厦和总统官邸,以及政府各部办公楼。迫于美军增援部队的压力,英军于25日撤出华盛顿。此时龙运受泄,故被英军所攻克而焚之,而龙位得正承山脉之力,才能在很短时间内反败为胜,实是正承龙气之功也。第二场大火乃举世闻名的“九一一” 事件,天外之火临于纽约双子塔,烧垮了无数美国政客的意志,此乃火星临三叉水口也。(3)破军星呈于水口,宝刀配身以护,刀之五行属金,形指兵刃与枪支之类的,随身配刀乃随身配兵器,大家都知道美国是世界上唯一准许公民持有抢支的国家,此举于水龙之形已早泄天机也。(4)当然破军也有其破败之处,主暴力犯罪之类,而以美国的暴力犯罪高居世界榜首,而华盛顿又凶杀案件最多的地区,这些都是地理环境的先天生成,其中就有总统被刺身亡的例子。(5)今看其大火与兵刃相交映,定为战争之象,由此而知美国是个崇尚武力的国度,七煞破军星挟大火之势攻击而出,龙运得生旺之时则独霸天下,视众生之生命如草芥,也是一个好战的国度,胜败均冒险于武力相搏,今之美国则如此也,此天机之象尽包于风水学之中。(6)当然,当逢衰运之时,其兵刃就会反噬自身,犹如1814年之英国入侵,则是龙运所注定。但其国会大厦得正位又承主龙之力,终将反败为胜而凯歌长奏,实乃风水学上的妙道也。(7)写到这里,有人就会犯愁了,试想华盛顿的风水如此之好,且兼破军之力而横行鱼肉于世界,旺衰皆可不败,那许许多多的弱小国家如何才能摆脱其之凌辱呢?我告诉大家两条路径,一是在政治制度上将其同化,二是待机而分裂之,分裂之时其国之不存也,因破军多疑而火气又暴躁,此乃以风水之理制降凶顽也。

   七、华盛顿龙力与其它地方的比较。从龙行长短和水势的力道来分析,华盛顿之龙力大概跟我国南京的龙力相当,但为何华盛顿就可称霸于世界,而南京只能成为多次的短命王朝呢?这正是我国风水学的悲哀也,华盛顿坐得主脉承得主龙之气,而南京却不坐主脉坐余脉,以小贪大而承一国之运,致使王朝短命而累民众之被屠杀,悲哉!!!若用华盛顿的龙力与北京相比较,则华盛顿远有不如,一是气场没有北京的气场宏大,二是龙劲没有北京般悠长劲足。若华盛顿是出艄的刀,则北京为捕鱼的撒网,一刚一柔,柔能制刚。若华盛顿为暴戾,则北京为仁德,以仁化戾也。此为天机一泄,智者可达于世界。若问北京何以会有百年之战火屈辱,答曰:一是龙运被克制,二是位不正又不承主脉龙气,三是坐向不顺应自然的法则,详情请看本人最前三篇博文。如果北京现在与华盛顿直接交手,胜负之数难说。若北京首府坐在正位,承得主龙之气,则必胜无疑。天意乎!!!

   写在后面的话:本来要写多一节,专推演华盛顿的龙运气数,然天机之数岂可乱泄,若只是中国人知其数尚无防,若被外国有心的人士知悉,再据气数之理而慬防之,那我之身犹死而不能赎此泄天机之罪,则负罪于我中华之先人也。本人曾看过一篇关于白宫风水的文章,总以玄空数理而妄言地学,却于最基本的龙脉一字未提,如此风水如何不令我心寒。有时在夜静之际,思之我中华国都之位被风水所误,使民众遭苦,禁不住悲从心来,泪眼婆娑……

                   2011.12.27汀山

作者: 气致中和

传播风水正能量,抵制邪学假风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