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环境风水运用中的流弊——本末倒置

        这里有三个例子,现例举出来作为各位环境学研究者考究之,以明地学体用之道,方能不走弯路,少走弯路,直入艺术研究的庙堂。
   二月的时候,本人到虎门闲游,朋友带我到一处养鸡场,其畜养场依山而围,绵延数个山头。其人居房舍与办公小楼坐落在山腰的一条槽沟中,向前向下几十米有一小渔塘,其时正在修建人居住处,据场主介绍此楼刚被焚烧不久,此时为第二次在原址上重建。细聊之下,得知场主年前请了一位香港的大师来看过,其大师名正中天,声播东南亚,小小养鸡场的风水还给了几千元才来看。当时大师说是旺山旺向,又择了吉时而开工,人住进去后才三个月则焚为灰烬,后打电话询问,大师说旺地越烧越发,又说地气充足,需于原址原向重建。哈哈哈,真是大大的笑话了,也笑场主的迷信思想了。现将其环境以艺术的角度来分析之:一、从地址选择来说,夹沟中间看似左右相护,后又有靠山,实则不能得到任何龙气,因山脉之气,气随势生,若后无山脉出而直显槽沟为无气之地,主凶不主吉,益避而不益趋,今居然选择此地,实是不懂龙脉的象征。二、从人居安全来看,其房屋建于夹沟之中,若天时逢暴雨瓢注,其夹沟内水位骤涨,甚而引发山洪直冲而下,岂非危险万端。三、龙气不得,水势冲屋直破,岂可妄言玄空旺山旺向乎?又向口水光近照,旺向之时祸立至,九紫气到向口闪烁之时则火焰起也。
   去年四月,在南城与朋友喝酒,席间认识浙江的张先生,大家海阔天空,牛皮共酒杯齐飞,豪言与甘酿交错,相谈甚欢。张君习玄空三十余载,于玄学明细处无不委婉而数,于所作之手笔无不飞扬其眉,自称逢识高手无数,言其技艺大有天下唯精之念。张君开口即论清纯一气,又讲入首一龙,还辅言七星打劫的秘奥,更论气数精分,席上众君无不为其言谈理论而折服。张先生虽然年龄大我二十岁,但从环境艺术研究的层次来看,看到他就好象看到了从前的我,十年前我从三合学转习玄空学,其时初窥玄学门径,然于地学一道有点自满而大的念头,自负天下大地一掌之中,逢人就吹嘘地学玄奥,有坐则言气数紫白,众人都面似佩服之状。十年后的今天,随着艺术研究的深入与心境变迁,今思之汗颜不已。深究其中原因,实是以气数为主,想以立向而独阐地学奥妙,不明白地学体用之道,更不深刻的去研究什么是本什么是末,一味以气数与坐向去看待环境风水,犯了本末倒置的大病。今细思之,如何令我不汗颜惭愧?
   今再来看看富士康的连环跳楼事件,在网上一搜索,就能看见好些大师们的见解,其中光是风水上的见解就有十来个大师上场,总体从他们的文章来看,以玄空学来论述的比较多些,这也说明玄空学是时下风水运用上的主流。细究其中知识的成分,大都是脱离了地学的基础知识,全以气数九星来大肆吹嘘一番。也有用形象学来解释的,虽未找到其主要问题,但相对那些一味用九星谈论的会实际一些。有人也说未到实地考察就在博客上乱写,这话看似有些道理,但也有偏面性,若对于一个真正的环境艺术研究者,应该能够从大的方面猜测得出其问题之所在。我就没去过富士康考察,但我能用环境学的知识进行反向推论,指出其问题出现的大体方向与形式,当然推论的前提条件是富士康事件的根源在于风水出问题,如果不是风水出问题,任何的推论与理据都是假的。在这里我没有任何想标榜自己的意思,作为这方面的艺术研究者,我想指出其中的问题以共研究之。上段时间在博客上反向推论富士康的风水问题,已经被Q友所证实,而且两个论点都同时存立,这里不再复敷。
   由上面三个例子,可以大体看出时下风水学的弊病:一是从业者多数喜欢自吹自擂的自抬身价,而有意的去贬低挫伤别人;二是纸上口上理论有篇章,而于实际运用上却格格不入,书上如何写,他就如何吹,自任为天下第一;三是不明地学体用之道,总是以向来论气,又以气推星,复再以星论吉凶,却然置环境学的基本格局与形式不顾,造成本末倒置的流病,这也是环境学时下最大的弊端。,夫环境学之运用,当明先天后天体用之道,又在龙、穴、砂、水、向、五者中间,当以前四者为事物的根本,而立向与气数为末,犹如植树而得花,岂可采花而伐木乎?本末倒置也!
   故劝诸君多学习基础,而后才能以气论向,以向步理,以理而言贞悔,免犯本末倒置的流病也。

                                                          2011.08.29厚街.汀山

作者: 气致中和

传播风水正能量,抵制邪学假风水。

《论环境风水运用中的流弊——本末倒置》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