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知识中的一大弊病———望形取义

   我是一个忠实于环境艺术研究的人,对环境学方面的技艺都力求严谨,对其知识方面的探索也是比较严肃的,说话也好,写博也好,都力求论点与论据同在,不装模作样,更不会危言耸听。各位读者,若本人在知识方面的论述有伤及各位颜面的,愿相互间多加探讨,成为好朋友。因上段时间论述了北京、南京、香港、澳门、华盛顿、伦敦等地区的风水格局,让我的几位朋友笑称为挑战古人的权威。本人愿一是一、二是二的论述,不会因为风水知识的原因去看别人的名望,因为知识无界限,达者为先。唯有如此,中国的风水知识才会有更进的希望,中国的风水文化才能有更进的发展,不然则会死守老旧文化而不知更新,腐水也。

   我的博文都是自己原创,注意论点与论据并重,虽说是写博文,还不如说是同大家讲解地学体用之道。

   写到这里,有不少的大师们投来不霄的眼神,那也没所谓,不愿继续看的请退出,让你们的自以为是去鸣鸣自得吧!却不知我国的风水知识,早就被别国的环境选择学比下来了,美国的国都选择是一例,英国的国都选择又是一例,我们还有什么自鸣得意的本钱呢,不如丢掉好种田去。唉!!!

   今天我要说的是风水学中的一大弊病———望形取义,顾名思义是指以形状的长相判断其事物的含义,在风水学中的形象派与峦头派比较多用。我们经常会听到一些关于风水形象的格局名称,如“嫦娥奔月”、“ 灵猫捕鼠”、“ 五虎擒羊”、“ 双龙戏珠”、 “关刀斩头” 等形象上的名称,其吉凶好坏从格局名称也大体得知。笔者自己就喜爱取这种风水的格局名,但我是以龙脉的来去姿势而取名,并非多数风水师以形取名。那种不以龙脉的来去姿势,却先以其山形水态来取名,再以其名的含义来判断风水的好坏,正是自古以来风水学上的一大通病。那种称为不论来势,只论形势,往往会使人产生形而义之的思维,如本身龙体的孤、独、童、断等大问题则被隐蔽而过,如独山成龟形,怎么可以出高寿之人呢?当然有的名称却实可以知其本义,但始终是少数,但我们不能因为一二例有名的格局却障目了其它的格局,故为通病。这是自古来很多风水师常犯的通病,不论你有多高的权威与名望,不论你是再世的孔明或伯温,只要你不依龙势取名,说明你的技艺就只有如此而也,所得盛名则不是因风水而来。

   我今天的说话得罪之处请莫怪言,若中国风水术真是门了不起的艺术,为何南京北京之龙得真龙,却位不得正位?至使南京成为有名的短命国都?至使北京旺时不能称霸世界?衰时却倍受凌辱?两百年前的英国美国,他们并不懂中国的风水术,却使华盛顿与伦敦的首府都坐得正位,至使英美两国独傲于世界强列。难道这里面就没有值得我们去深思的吗?试想那些自认高明的大师又以什么去沾沾自喜呢?

   因本人前面几篇博文论述了几个地方的风水格局,但我的格局取名与前人取的格局名不同,就有朋友表示质疑。有质疑就是好事, 相互说出各自的理由, 优胜劣汰才是地学进展的选择趋势,所以今天我将这些格局再次剖析给各位, 让众人来进行评判。

   北京的风水格局“五气朝元”, 五气朝元是道家修炼的最高境界,我将北京的陆地位置比喻为一个盘脚打坐的道士,面朝渤海湾纳气,而从渤海湾出来共有五道气口,所以北京之地正是地球上最大最佳的气场,“五气朝元” 正是最贴切的称呼。我把紫禁城的风水格局称为“一舟橫渡”, 标准来说应该叫“一舟斜渡” ,如果把昌平区到渤海口之间看成一条大河,那紫禁城与天安门广场就像一条小船在河水中靠右斜行。这“一舟斜渡”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开国领袖毛主席的纪念堂正坐落在船艄的前部,正应验了红歌年代的一句歌词“大海航行靠舵手”, 天意乎?妙哉!但从总体的形势来看,北京气场虽为天下第一,但紫禁城的建筑选址位不得正,不能正承龙气,立向不顺天道自然,所以北京临龙旺之运不能如美英般称霸世界,临衰运时则灾祸百出。这是地势生成的大道理,不管你是如何了不起的风水师,把紫禁城建得如何的天圆地方,随你根据先天八卦也好,后天八卦也好,你也改变不了这实实际际的形象。每思之及此,本人时常对中国风水学技艺倍感神伤,对几百年来的受苦大众倍感凄然……

   对于南京的风水格局,历史上最有名的点评是诸葛亮的“虎距龙蟠” 了,他的这个观点是基于六朝国都的位置而言,对于小地点的外形来说是比较像的,但这正是望形取义所犯的通病,从而疏忽了南京整体龙脉的来势,从而犯了以国都之位去贪小舍大的错误。诸葛先生从来就是我的偶像,但我不能因为偶像的原因,从而放弃了自己对此南京一地的风水见解,当然此“虎距龙蟠” 四字也有可能是别人借用孔明之衔。真正有基本功的风水师,当从南京的龙势上去堪察,其来龙从方山起顶,后结紫金山脉为明堂之齿,后主龙开唇吐舌于八卦之洲,所以我把南京的龙势格局称为“青龙舔水” 格,这个大家可去实地考察,不要在书面上跟我作无谓的争辩,要以事实为依据。由此来龙,我们一眼就能知道以前国都之位正在青龙开囗的嘴角边,所以本人将它称为“挫牙格” 主凶。这里要提到一个无名前辈,因其建议秦始皇凿断方山主龙之气,这是一个真正的地学大高手,独具慧眼,佩服!

   至于香港的香港岛,其风水名称更多,有“双狮戏球”、“ 回龙顾祖”, 其中以“回龙顾祖” 最为有名,因他们认为龙从鲤鱼门过峡后结柏架山,再结太平山,龙势形成了一种回头相望的格局,而香港首府则立于回头相望之处,顾盼祖国之意活跃形势,似乎是很有道理的。但我要告诉大家,龙势之行必有其形态与神气,不要马虎断言其格局的得体否,需仔细堪察。我的看法就不同,按照龙的形势,太平山应该属于香港的命脉之龙尖沙咀过峡而结成,现在的维多利亚港是山龙过峡处被海水侵蚀而成,所以本人才把香港的首府称为“倒骑龙” 与“逆子一局” 。空口无凭,我举几点以证之:(1)从中环一带往维多利亚港看去,其维多利亚港构成一反弓水直射中环地带而来,若是中环的山脉由太平山分支而来,则龙临江边时不会成为反弓水,反而应该凸出去。但今天的维多利亚不凸反凹,所以确定中环一带的山脉不是从太平山分支而来。(2)反看尖沙咀的龙形,龙行过峡的时侯伏身而下,在维多利亚港内就凸了出去,这就是龙的脉气,其形态虽断而神气犹连,所以太平山是由尖沙咀地带的龙脉过峡而结,一凸一凹之间,龙势之行明也。(3)主龙从太平山起顶后,顺海而下行结香港仔左右的山脉而去,再过峡到南丫岛,此为龙脉的真正行径,岂可随意乱凭己意去猜疑呢?顺逆不分,如何称为阴阳?英政府于中环建府乃是从形势上与大陆搞对立,更也因为地利条件所决定。所以说外国人可住逆局,而中国人则不宜住逆局,此为“逆子一局” 的天机。(4)从人文方面来论证“逆子一局”, 但凡在“逆子一局” 领导下的地区,其民众受其“逆子” 气场的感应,思想就多少会沾些逆变的气息,但这种逆变思维又不能溶于外面的大环境,就促使人们的思维去寻找另一种思想上的寄托,那就在宗教信仰的范围内或阴阳术数的范围内去寻求解脱。纵看当今香港的宗教繁荣与自由应数中国第一,而笃信与学用阴阳、算命、看相、风水、鬼神道的人才众多与其社会系统,更是当为中国的笫一地区。我说再多没用,要自己去察看才算数。

   再看澳门的风水格局,这才是标淮的回龙顾祖格,但人们却因为澳门半岛像一朵莲花而命为“莲花带柄”, 当然今天的澳门经过多次填海早也没有莲花之形。澳门历史来被称为慈祥之地,也是很多历史人物的避难福地,风水家称是“莲花” 的作用,这也是望形取义的弊病。各位应该知道,这慈善之地乃是因为龙脉的回护而定,并不是以形而定。主脉凝身不动,而子脉从旁回转,眸望家母,此乃母慈子孝的福地,所以本人将澳门的风水格局称为“游子顾母” 。至于将现在的外形称为“鲩鱼啄岸” 则是随意为之,并无深意,愿各位明之。

   至于华盛顿的“烈火焠刀”, 与伦敦的“双龙会”, 我就没必要复述,对于中国人来说没有讨论的氛围,对于外国人来说我就是一个外来念经的和尚哦。然而我们应该从此两地的首府选择中去深思,去反省,为什么他们不懂风水却能择得正位?为什么我们懂风水却择不得正位?是风水文化的问题呢?还是风水师的问题呢?

                        2012.01.01

作者: 气致中和

传播风水正能量,抵制邪学假风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