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图示意长沙天心区的破头局

   这几年来,与朋友或同行相聊地学之时,已经甚少专门提及玄空知识,但有时侯还得用到它,虽玄空地理为地学的末枝,但亦有锦上添花之效应。如本人的《环境学推演北京地运》、《推演2024年前的中国国运》、《风水歪诗贺新年》等,皆以玄空为凭据,以气数言地运国运之悔贞。《玄空秘旨》云:“气口司一宅之极” ,故推运之法以气口为基,今特例一玄空气口,用形象派的论点来论述地利之好坏。 继续阅读“简图示意长沙天心区的破头局”